乱蹭热点主业持续衰落 聆达股份高管频出走或转型无望

综合 来源:时代财经 2020-09-16 14:58:41

创业板“夕阳企业”聆达股份的故事翻开了新的一页。

9月7日上午,聆达股份(300125)公告称,公司拟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金寨嘉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70%的股权,目前正海嘉悦已完成将其持有金寨嘉悦20%股权质押的登记手续,公司也已完成人民币4000万元的定金支付。

聆达股份的前身为大连易世达新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易世达”),今年4月23日进行了公司名称变更,同时经营范围从传统余热发电业务迈入对外投资。近年来,聆达股份的主业日益衰落,先后涉足过光伏发电、工业大麻及裸眼3D业务,但成果并不乐观。

8月中旬,新任董事长、总裁王正育上任,此前6、7月副总裁、董事等5名高管均因个人原因纷纷辞职。值得一提的是,王正育、王妙琪父女刚刚通过杭州光恒昱间接控制公司约22%的股份,为新任实控人。

聆达股份(300125)昨日报收于16.86元/股,盘中微跌1%,市值44.76亿。

一口气注销3家子公司

本次资产重组始于8月24日的一则公告,彼时聆达股份披露,拟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金寨嘉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70%的股权,标的股权预估值约为2.8亿元,初步测算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9月7日,时代财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聆达股份,希望了解重组事宜的具体情况,一位董秘办工作人员回复称:“重组的事还在商谈中,涉及能源方面,之后可能会跟公司原有业务整合,不过还存在不确定性。”

据时代财经了解,本次收购标的公司金寨嘉悦成立于2019年1月,注册资本为4亿元,主营太阳能电池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作为一家传统余热发电企业,聆达股份的主业正在迅速衰落,因此不得不把目光投向“热门”的新兴产业,然而,其历次的投资成果都不甚乐观。

2020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3400万元,同比减少19.64%;净利润亏损408万元,同比减少258.15%;扣非净利润亏损912万,同比下滑127%。报告期内,除光伏发电业务营收较上年有所增长外,包括余热发电、商业保理及裸眼3D在内的主业分别同比下滑74.14%、15.3%、32.13%。

对于这份并不好看的半年报,聆达股份表示,营业收入下滑主要系余热发电业务减少所致。据时代财经了解,聆达股份目前仅有一个余热电站尚在运营,上述董秘办人员也告诉时代财经:“我们现在主要以对外投资为主,发电站这块没有计划再新增。”

值得注意的是,存货周转天数仅为62天,侧面印证聆达股份正在加速清理资产,为新业务做准备。

此外,聆达股份子公司易维视的裸眼3D医用监视器收入不及预期,对公司造成业绩拖累。去年以51%股权战略入股上海易维视以后,外界曾表示看好。天风证券分析师吴立指出,国内裸眼3D行业规模已达到70亿元,公司在裸眼3D广告机、教育及医疗设备上具有发展空间。

记者注意到,2019年末公司研发投入为388万,研发人员数量为20人,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仅为3.5%。显而易见,聆达股份选择进入裸眼3D这一全新领域,但与之相应的经营研发能力却没有跟上,颇有“不务正业”之嫌。

此外,在聆达股份上半年营收中占比5.78%的商业保理业务主体子公司——上海易世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已于8月13日注销。“为了聚焦主业,规避投资风险”,聆达股份如此解释。截至今年6月末,该控股子公司净资产为5116万元。

另一家全资子公司聆感科技也在注销名单之列,该子公司成立于2018年,系聆达股份与中兵北斗防务科技共同设立。蹊跷的是,聆感科技自成立以来,合资双方均未出资开展业务,亦未发生相关费用,形同空壳。

与此同时,聆达股份另一个项目也几近“夭折”。同样在8月13日的董事会上,聆达股份宣布终止使用超募资金投资建设工业大麻基材产香薄片生产基地和工业大麻素加热不燃烧非烟制品加工基地项目。该项目系2019年出资2亿元与汉麻投资集团共同设立,由合资公司沃达工业大麻(云南)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建设。

“2019年工业大麻很‘火’,各路资本都想在产业链上游分一杯羹,云南一时间成了宝地。但受多种原因影响,工业大麻的产出效果、供应渠道等不如预期,这个概念很快熄火了。很多公司就是来‘蹭个热点’。”一位曾接触过工业大麻供应链的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

新东家“清仓式”减持

作为上市公司,聆达股份在主业衰落时向外转型投资,理论上合乎情理。但公司新任实控人王正育的过往经历,却让人心存疑惑。

在今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王正育被选举成为董事,继而在第五届董事会上被选举为董事长、聘任为总裁。此前7月5日,聆达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杭州光恒昱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光恒昱”)合伙人厦门追日、厦门熙旺,将转让所持合伙份额予王正育、王妙琪父女,后者将通过杭州光恒昱间接控制聆达股份约22%的股份,成为新任实控人。

记者从公开信息查询得知,除聆达系以外,王正育同时还实控包括厦门牡丹国际大酒店、天津磐城房地产在内的15家企业,其女儿王妙琪则在北京经营视频直播APP、线上线下教育培训等产业。记者向上述董秘办人士询问牡丹酒店事宜时,对方证实了这一点,并强调公司目前以做投资为主,实控人的资本市场经验更为重要。

据悉,王正育及其弟王正荣出现在聆达股份流通股东榜是在2019年一季报中,合计持股比例近4%。截至今年一季报,王正育持股数为364万股(一季度减持近32万股),王正荣持股数为673万股。本次权益变动前6个月内,王正育及其弟王正荣7次交易聆达股份股票,其中王正育合计卖出约395万股;王正荣在今年3、4月份有两笔小额买入,6月份一下卖出了658.5934万股。

有业内人士表示:“类似这种‘清仓式’减持,有两种可能,一是之前就有入主意愿,其次是提前接触到了卖家,为了避嫌需要紧急出售股份。这类交易涉及高管时,可能会有相关内幕消息。”

聆达股份成立于2005年,于2010年登陆深交所科创板,主营余热发电业务。记者梳理其过往财报发现,其上市当年实现营收5.92亿元,同比上升51.13%;净利6616万元,同比上升73.6%。然而上市以后,聆达股份便处于增长乏力状态。

为扭转业绩,2014年10月,聆达股份并购了格尔木神光新能源,主营业务变更为余热发电和光伏发电“双主业”格局。但2014年报告显示,公司当年仅实现净利1479万元,同比下降32.61%。

2015年4月,聆达股份原控股股东新余新力科向私募基金杭州光恒昱协议转让所持21.88%股权,作价5.16亿元。彼时公告显示,杭州光恒昱专注于光伏及新能源业务,未来将利用上市公司平台有效整合行业资源,改善上市公司经营情况,提高其持续盈利能力。

据时代财经查阅,当时杭州光恒昱共有8名合伙人,普通合伙人(GP)为厦门追日,有限合伙人包括厦门熙旺、杭州汽轮集团、杭州普特元俊等7名,合计认缴出资额6.6亿元,实控人为刘振东。

记者从过往财报中得知,2015年~2019年,聆达股份净利分别为802万、-6225万、-2.64亿、3668万和1613万,公司资金捉襟见肘时,掌舵5年的刘振东选择了退出。

天眼查信息显示,今年8月20日,刘振东不再担任聆达股份法人,同时由董事长变更为董事,持股比例为1.23%。(作者 兰烁)

聆达股份,易世达股票,高管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