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众传媒正面回应:关于该公司“配合瑞幸虚增广告费用”的质疑

2020-06-01 14:52:22

时隔四个月之后,与瑞幸咖啡财务和运营数据造假事件牵扯颇深的分众传媒,终于在收到深交所问询后正面回应了关于该公司“配合瑞幸虚增广告费用”的质疑。

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在针对分众传媒2019年年报问询函时提到:“我部关注到媒体报道称拟公司可能存在配合客户虚增广告费用的情形”,并未主动点名瑞幸咖啡。

但分众传媒在5月27日晚间回复中直接表示:“公司不存在配合客户虚增广告费用的情形,不存在确认广告收入后又以其他方式返还客户的情形。”

瑞幸咖啡依靠通过分众传媒大量投放广告从而打开知名度,分众传媒曾在2018年年度财报上将瑞幸咖啡列为新兴品牌的客户代表之一。

做空机构浑水在今年1月份针对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中指出,瑞幸为了抹平2019年第三、四季度单店销售量夸大的数据与实际营收之间的差距,在财务报告中将其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

浑水在报告中推测,瑞幸给分众传媒的广告支出与行业咨询机构CTR跟踪到的分众传媒实际支出之间的差额,高达3.36亿元。

据CTR数据,分众传媒2019年第三季度从瑞幸咖啡所获得的广告收入为4600万人民币,实际只占瑞幸咖啡所有广告支出的12%。

但是,瑞幸咖啡在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披露的信息显示,该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广告支出达2.4亿元,分众传媒占1.4亿元,与监测到的数据比例存在较大的出入。

自该做空报告发布至今,分众传媒成为了神州系之外股价影响最深的企业。明明毛利率高到逆天,但却在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后,创下重回A股以来的最低股价,市值相较于浑水报告发出之前,蒸发147亿元。

对此,分众传媒在回复中出示了历年来与瑞幸咖啡业务往来的情况: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分别来自瑞幸咖啡的销售收入(含税)为1.67亿元、2.04亿元和6853万元,以及2018年和2019年995万元、1700万元的影院媒体销售收入。

也就是说,瑞幸咖啡自2018年起在分众传媒的楼宇媒体和影院媒体的广告支出共计4.66亿元。

该公司在回复函中明确表示,现已完全收回2018年到2020年一季度内对瑞幸咖啡实现销售收入的全部款项,除此之外,与瑞幸之间没有其他业务合作,也没有除销售收款外的其他资金往来,更不存在确认广告收入后又以其他方式返还瑞幸的情形。

分众传媒还在回复中透露,阿里巴巴系公司第一大客户。

根据此前分众传媒披露的2019年财报,第一大客户销售额为5.63亿元,占该公司全年总营收4.64%。根据其在回复函中提供的信息显示,阿里巴巴在2018年7月通过系列股权交易,间接和直接持有分众传媒7.99%股权,系该公司关联方,双方将在交易后的未来三年内开展总额不超过50亿元的业务合作。

有意思的是,分众传媒与浑水公司有着一段曾经堪比瑞幸咖啡的历史。

2005年7月13日,分众传媒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海外上市的中国纯广告传媒第一股。2011年底遭到浑水两度做空质疑报告,直称分众夸大LCD广告牌数量、存在不合理的高溢价收购、股票遭内部人士抛售、存在内部交易使股东蒙受损失等。

被在做空不到一年后,分众传媒就提出私有化要约,2013年5月以37亿美元在纳斯达克黯然退市。2015年底,分众传媒又借壳七喜控股回归A股,市值一度超过2600亿元,是退出美股时的十倍。

分众传媒,瑞幸,002027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